まぼろし

=诺辞
一个存图文的垃圾小号

为什么我没有早点看到姜姜太太a

好棒好厉害是神呜呜呜呜呜55643481gshwks

“其实你根本没有信仰对吧?”
被问了这样的话。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于是这么回答了。

……但为什么要因为这个跟着我啊?!

“唔因为你很奇怪!呲溜……”对面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猛地吸溜一口面条,接着用我最厌恶的含糊不清的“一边吃一边说”发声方式小声补充:“不仅仅因为你是主教第一候补,也有诸如这里的牛锅真的很好吃!之类的小细节……?”
亚双义一真,作为一位打小接受教会教育的优等生,头一次产生了诸如——那些在书上描述“恶魔非常睿智魅惑美丽强大是凶神恶煞的生物”的人,脑子估计是在铁板上被烧了几个比御琴羽助手的脑门还大的泡吧——这样的想法。
他面前的恶魔一点都不睿智。
像弱智。

原来如此啊亲友!

我知道应该相信他的。
紧绷许久的神经终于被包裹于熟悉却又陌生的、令人安心的言语之中。他应该受到我最真挚的感激,也理应被这样致以谢意。不再分崩离析而逐渐成为新的模样的自己,以及造成这改变的“自己”与他,皆是被洗礼被救赎的信徒。
哪怕他们只对彼此虔诚,以及满怀爱意。

想看叶凸

性转狂魔的下品段子两则。

是英敬。

1 百合双性转自行避雷

2 受方性转 魔女集会梗

普通人pa,大学这样
是商学院高材生英子小姐和艺术生敬子小姐。
两人从小幼驯染相亲相爱,然而敬人在高中的时候去搞艺术于是转学走了还顺便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瞒着英子小姐。
英子小姐快变成暴躁老哥了,四处派人打听敬子消息的时候遇到了之前在剧院演出的金字招牌女主涉(♀)、和自己家族有来往的小迷妹桃桃(♀)和桃桃的随身女仆弓弦(♀)
顺便一提英智是b(形状很漂亮),涉是e(也是形状很漂亮滴),桃桃小姐很遗憾的是小学生体型,弓弦c。(所以你为什么要这么认真)
于是突发奇想。标配勇者四人组啊反正最后都各奔东西让我们激情燃烧青春吧!于是组了个爱豆组合,人气意外的很高。
当然远在意大利的敬子小姐对此一无所知,不然英子还能顺利活到现在大概是个奇迹。
很快毕业了。涉准备环球公演做回演员老本行,英子也着手接下完全的家族事业。进入全国最大的梦之咲大学学习更多的经商管理。并且和桃桃他们约好等自己干出一番成就后重聚fine开演唱会。
当然此间一直在找敬子,然而英子小姐不可能给所有加班员工报销飞机票。
然而命运的时刻(屁)到了!!敬子小姐回国了并且非常巧合的进了梦之咲x
敬子小姐虽然说是艺术生但是学习也是一等一的好。因为进了学校之后被嘲讽【是个天天画画的花瓶】嘴上不说啥心里还是很想给他娘的一拳的。就这样敬子小姐决定去竞选个职位。……恩,要求也不高,就学生会副会长吧。
要求……挺高的。(停一停)
(顺便敬子小姐是d,是软绵绵的d,我绝不认同a杯的敬子呜呜呜)(所以英子很喜欢埋胸。)
巧了,天祥院家是mzx最大投资商。不说这个英子各方面能力超强具有领导力,表面云淡风轻但雷厉风行,完全就是天生的领导者(英敬吹本人)。正好上一届会长毕业,新学生会长的交椅非她莫属。
英子盘算着先放个血,自己从新生里挑点好苗子。
好死不死家族产业出了点事,抽不开身只能一个电话请自己的好闺蜜涉来帮忙看看资料。
涉翻看英子line上发过来的简历,忽然瞅到敬子小姐。
……哎哟我妈呀!这闺女可不就是我意大利逛街的时候撞到的那个!画画可好看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位眼镜小姐脖子戴着和英子款式相同的蓝色坠子。
她曾经注意到英子脖子上那颗带着淡淡枯黄的绿色吊坠,开玩笑的问哦呀这是英子的恋人送给她的定情信物吗?
没想到英子破天荒的红了脸,嘴张张合合半天愣是半个字没说出来。
涉也不好多问,只是仔细盯着那坠子,她从未在那些珠宝行里见过,想必是私人订制的高档货。
从未想到在意大利的街头再次与另一个它相见。
那是幼时英子为敬子请家里的珠宝师打磨的,圆润而漂亮,衬极敬子的脸颊。英子笑着说,这是我眼睛的颜色,这样我就一直陪在敬子身边啦。
敬子听了一言不发,关着自己在家里一连好几天,英子怎么敲门都没人应,气哼哼的险些哭出来。
没想到下一刻从里面探出一个绿色的身影来,手里握着一个形状款式和英子给她那个一模一样的吊坠。
这——这是我自己做的。敬子居然有点结结巴巴,她红着脸说,这是她拜托哥哥帮忙吧自己的手镯重新打造成一块圆石,然后自己慢慢雕琢(当然哥哥全程有帮点忙啦)最后用铁块做成装饰缠绕在上面才弄出相同的款式。不好意思,我没钱买这个……爸爸不会给我买的,只能用石头——
没关系,敬子。英子把她拉进怀里,大声的说,我很喜欢哦。
然后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敬子小姐觉得没什么,因为是个孩子。
于是懵懵懂懂也回亲了英子一口。
英子小姐甜滋滋的回家了,走三步路哼着歌脚要抖一抖。
事后每每回想起来,英子小姐总觉得暗爽。

——回到正题。涉一看,这人一定和英智有amazing的关系!这就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于是一把敲定敬子副会长的职位。
连简历都没看一眼。
敬子小姐知道后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然后顺理成章的英敬遇上了,敬子懵逼,会长是你啊——
英子打断她的话:呐,敬子,为什么走了也告诉我?
敬子小姐结结巴巴,因为——因为——
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递给她挂坠的时刻。
于是理所当然的在学生会室里做了。(??!!?)事后英子感叹应该添置一个软软的沙发了。

彩蛋:如果两人搭电车去学校。
“猜猜我是谁(´▽`)ノ♪”蒙住对方眼睛的英子。
“完全不想知道啊?!”


2
偷偷跑出家门误闯禁林的eichi,找不到回家的路干脆心一横往里面走。走了一天不到就因为身体原因晕在树底下了。
正巧魔女keito小姐路过,然而看上的是一边的灵草。嘟囔着可以拿来炼成药摘了下来。
然后看了看一边的eichi,心想怎么会有小孩子可以进入这片树林,keito小姐在树林周边设下了结界除了有自己的魔法许可或者法力胜过自己的存在才能进入。
她想着就算这小孩子打娘胎起修炼都不可能有贤者的魔力,何况这片大陆上和自己同等级的存在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是个麻烦啊。她想。虽然不知道这个孩子怎么跑进来的,但是经过魔法的探查,以这个孩子的身体素质肯定撑不到明天早上——
于是老妈子(?)魔女把他捡回了家。

第二天eichi醒了,发现自己在魔女的树屋里头。当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一抬眼看到的是魔女小姐面无表情的清秀脸庞。
啊、是您救了我吗?他保持着基本的礼貌。不胜感激,我是——
废话少说。魔女小姐打断了他:把这瓶药喝了。
eichi将信将疑接过那瓶冒着泡泡颜色诡异的谜之液体,却本能觉得对方不会伤害自己一口喝下去。
下一秒钟他面色如常,和家族里那些医者老头的药汤比起来味道好多了。
而且效果也很好。现在他感觉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
keito震惊。第一次见到喝她药没吐的人。
当然她并没有所谓的一眼定终身,正要开口说你走吧,对方却报上魔药所用药材的名字,那些几乎鲜为人知的古老药材之名却被眼前小小少年倒背如流。湛蓝眼瞳闪过一丝狡點,闪闪发亮盯着对面一瞬怔住的魔女。
魔女沉吟半响:……你留下吧。
eichi按捺不住激动,雀跃的露出大大的笑容。
还挺好看的。
不亏……吧。
魔女小姐这样想着。
“我的名字,凯特。请多指教。”

几天后:“keito你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真名啊……”eichi委屈巴巴。

几年后:“eichi!我和你说了不要天天和那个怪——日日树涉胡闹!”
“诶~keito你作为混沌魔女的话,应该会和涉很有共鸣呀?……毕竟她很擅长‘制造混沌’来着?”
“没错没错,keito桑!这一切都是amazing的奇迹——”
“闭嘴!!”

再十几年后:“所以说keito不会老实在是太好啦。”
“……。”
“这次抓住你了哦?真是感谢我当初是个中二笨蛋少年,不然的话大概又要错过这次了——”
“笨蛋!当时我要是没有路过那里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好吗。”
“诶——那样的话我还会转世的。”eichi笑吟吟的,一如当初孩子露出的狡黠笑意:“不会放过keito的哦。”
“无可救药……?!!”

总结:震惊!一手养大的熊孩子推了自己我居然还有点无可救药的小开心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凋零时刻

在一切消散之前,风从他的耳边掠过。
拍打着那随时可能消散的黑色羽翼,脱离了【Ma】之后的维诺马尼亚公爵,奋力寻找着什么。

那一抹浅绿仿佛即将终结的世界里的最后一抹生机。

葛拉斯雷德——不,谷米娜啊。

“终于、见到你了!”

旅途

文不对题

“敬人。”英智抬起头来,他毫无征兆地猛地一推,本就摆放的不很整齐的画本顿时可以叫人用东倒西歪来形容。
他呼唤的对象这才从纸张筑成的堡垒中抬起头来:“别乱动这些啊英智……又怎么了?”
英智没有理他,自顾自地、显得有点费力的站起来,拍了拍袖口因身处花丛中沾上的灰尘,猛地拔腿向前跑去。

“?!”莲巳敬人瞪大了眼睛。但他下意识地拔腿追了上去——毕竟他认识这位天祥院家的小少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早就知晓对方天使般可爱天真的外表下乖戾无常的脾气。

但是这样毫无征兆的冲他发火——事实上这是否是发火也是个未知数——还是头一遭。如是想着些有的没的的莲巳家次子加快脚步,凭借自己比对方略胜一筹的体能成功抓住了逃跑的小天使。
“——放开!”没想到刚一触及对方衣领就被天祥院英智忽然爆发的力气一把推开,尚是少年的莲巳敬人跌跌撞撞地一头撞到旁侧的花丛之中——说实在的,他的体魄也就比天祥院英智好那么一些而已——当即被娇嫩欲滴的玫瑰那尖锐锋利的刺划伤了手掌。

“敬人!”还没待他反应过来,第一个冲到他面前捧起自己手掌的,正是那位罪魁祸首。“我——我不是故意的……敬人——”他结结巴巴的说,但事实上略微颤抖的声线出卖了他。他捧起面前绿发少年的手掌、又像是遇着了滚烫的烙铁似的迅速甩开,眼角带着些湿润和丝丝浅红转过身去。

“停下!——别跑了!”

莲巳敬人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成功在天祥院英智再一次落荒而逃之前唤回了他。
“……不是我要说你……”他像是丝毫没有伤者的自觉:“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天祥院英智像是不敢直视他似的别过头去,声音细若蚊蝇:“敬人……我只是在想、敬人有一天会不会和我分开啊——”
莲巳敬人有些意外,还带着些理所当然的语气:“分开的话,是必然吧?即使我们是幼驯染有一天肯定也会……”
“我不要!”不知是触到对方哪根逆鳞,天祥院英智带着些孩子气的气愤大吼起来。

“这也不是能控制的啊……我们会有自己的生活和人生——”

“所以说我不想听啊,敬人肯定会说这种话——”天祥院英智像是和他较上了劲,气鼓鼓的瞪着他,湛蓝的眸子像是蒙上一层浅蓝的薄纱。

莲巳敬人少见的沉默起来。
“呐、敬人……”天祥院英智再度开口:“如果有一天你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梦想和人生,遇到了新的伙伴……这样的我,会成为你生命中的一位过客……吗?”

那哀伤的浓雾一触即破,他颤抖犹疑地向后退去。

他应该说些什么呢。

他能说些什么呢。

(其实我就想这样结尾了因为我真的好难受(……
但还是认为应该有一个属于他们的真正结局,于是见下

“我想、也许会吧……”

“但绝不是路边的龙套角色——你可是我漫画里的主角啊。即使这本漫画完结,我有了新的连载和心血——我会更加倾注精力去爱它;但是你、你曾经存在的世界,都会是我的宝物、我最珍贵的回忆——那些精彩并不是封存。”他向天祥院英智眨眨眼睛:“毕竟就像回顾经典漫画,只需翻开它就能忆起曾经的精彩……不是吗?”

至少、此刻我们的感情、是真实存在于世的。

这就够了。

【英敬】情人节意外事件(上)


其实是情人节礼物但是我没写完(……

天祥院英智悠闲地哼着小曲,带着几分惬意舒适抿了口面前温度合适的红茶,香气正安静卷席着,像要将这微冷干燥的空气和丝丝尖锐的寒意都融化似的。

不知道敬人什么时候会来呢。他想着想着脸上竟露出一抹浅笑来,于是随意拿起一旁叠成高山的文件,从上层抽了几张后将文件山底部摆正以免有着掉下来的风险。——自己大概真的来早了点,毕竟是刚出院,想要多看看梦之咲的心情、相信敬人也不会说教太多——

砰。

门被打开了。

“哦呀,敬人——”

“ei——天祥院?”对面那人显然没料到面前出乎意料的画面,惊的向后退了一部手也下意识握紧门把。稍稍平复后推了推鼻梁上铁质眼镜,微微摆正身体以那双茶色双眸凝视面前之人,脱口而出的却是许久未用过的称呼。

英智也受了些惊吓,心中默默复述这陌生而拗口的姓氏——没想到莲巳敬人倒是先他一步献上此等可以算是惊吓的薄礼,不由得让他怀疑现在所处之地连带面前人的真实性。

“你为什么会在学生会室。即使学生会没有什么实权、但根据规定这里是不能随意进入的。”那双熟悉而清澈的眼眸现在带着陌生的疑惑和些许的警惕。而莲巳敬人再度环视四周,却看到一幅与记忆中不同的光景——会长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几个做工考究、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茶杯——其中还有两个正冒着热腾腾的香气——以及、角落里仿佛一夜之间多出来的几个柜子。而里面摆放着几张陌生的照片,其中他赫然看到了自己身着特攻服的样子——他不得不再度推推眼镜,下意识地凝神瞪视以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然而天祥院英智率先打破了他的震惊。“敬人?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这个玩笑成功的把我吓到了哦……?”他依旧笑眯眯的,像是全然没了先前的讶异:“所以到此为止吧,一起坐下喝杯茶怎么样?”

那人确实一阵沉默,嘴角扯动几下再度开口:“请你离开这里。”他眼中盛满天祥院英智解读不了的、不够明晰的光芒:“我会去找朔间桑,建议你最好选择乖乖离开。”

?!

天祥院英智心底的猜想越发确定了。

然而他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得体的笑意:“既然敬人这么说了……那么如你所愿,我走掉啦。”说罢转身出门,脚步匆匆但又从容不迫地消失在莲巳敬人的视线里。

“……真是乱来……好好按照剧本来不可以吗、英智……”确认那人走远之后戴眼镜的剧作家叹了口气,接着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把包里的巧克力往里面那层推了推。

朔间桑不在这啊……不、该不如说果然不在这里才是正常的事吧。这样想着的同时向deadmans的练习室快步走去。既然确认他回来了,那么八成就是在练习室里……

这么想着的他走到记忆里的练习室门口,却发现牌子上的名字并非自己熟悉的那个,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中二程度丝毫不亚于他们原先的文盲组合名deadmans的名字。

“UNDEAD……朔间桑一时兴起给改了个名字?虽然不怎么样,但总比原来的好一点吧……不对为什么我要纠结这种奇怪的事情啊,明明是朔间零这混蛋又没能守时需要我的说教才对!”

这么想着的莲巳敬人小同学,特别光明伟岸正气凛然地推开了练习室的门:“——朔间桑!今天说好的要早点到学生会室——”

他仿佛看到了新世界的大门向他敞开。

他看到,天祥院英智和朔间零,一脸融洽地,悠哉游哉地,坐在一起喝茶。

这还不算是最惊悚的。

最惊悚的是,朔间零惬意地翻个身,撑起棺材一边支起身来,慢悠悠吐出一句:

“……听天祥院君说、莲巳君你很想念吾辈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