まぼろし

=诺辞
一个存图文的垃圾小号

【英敬】情人节意外事件(上)


其实是情人节礼物但是我没写完(……

天祥院英智悠闲地哼着小曲,带着几分惬意舒适抿了口面前温度合适的红茶,香气正安静卷席着,像要将这微冷干燥的空气和丝丝尖锐的寒意都融化似的。

不知道敬人什么时候会来呢。他想着想着脸上竟露出一抹浅笑来,于是随意拿起一旁叠成高山的文件,从上层抽了几张后将文件山底部摆正以免有着掉下来的风险。——自己大概真的来早了点,毕竟是刚出院,想要多看看梦之咲的心情、相信敬人也不会说教太多——

砰。

门被打开了。

“哦呀,敬人——”

“ei——天祥院?”对面那人显然没料到面前出乎意料的画面,惊的向后退了一部手也下意识握紧门把。稍稍平复后推了推鼻梁上铁质眼镜,微微摆正身体以那双茶色双眸凝视面前之人,脱口而出的却是许久未用过的称呼。

英智也受了些惊吓,心中默默复述这陌生而拗口的姓氏——没想到莲巳敬人倒是先他一步献上此等可以算是惊吓的薄礼,不由得让他怀疑现在所处之地连带面前人的真实性。

“你为什么会在学生会室。即使学生会没有什么实权、但根据规定这里是不能随意进入的。”那双熟悉而清澈的眼眸现在带着陌生的疑惑和些许的警惕。而莲巳敬人再度环视四周,却看到一幅与记忆中不同的光景——会长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几个做工考究、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茶杯——其中还有两个正冒着热腾腾的香气——以及、角落里仿佛一夜之间多出来的几个柜子。而里面摆放着几张陌生的照片,其中他赫然看到了自己身着特攻服的样子——他不得不再度推推眼镜,下意识地凝神瞪视以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然而天祥院英智率先打破了他的震惊。“敬人?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这个玩笑成功的把我吓到了哦……?”他依旧笑眯眯的,像是全然没了先前的讶异:“所以到此为止吧,一起坐下喝杯茶怎么样?”

那人确实一阵沉默,嘴角扯动几下再度开口:“请你离开这里。”他眼中盛满天祥院英智解读不了的、不够明晰的光芒:“我会去找朔间桑,建议你最好选择乖乖离开。”

?!

天祥院英智心底的猜想越发确定了。

然而他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得体的笑意:“既然敬人这么说了……那么如你所愿,我走掉啦。”说罢转身出门,脚步匆匆但又从容不迫地消失在莲巳敬人的视线里。

“……真是乱来……好好按照剧本来不可以吗、英智……”确认那人走远之后戴眼镜的剧作家叹了口气,接着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把包里的巧克力往里面那层推了推。

朔间桑不在这啊……不、该不如说果然不在这里才是正常的事吧。这样想着的同时向deadmans的练习室快步走去。既然确认他回来了,那么八成就是在练习室里……

这么想着的他走到记忆里的练习室门口,却发现牌子上的名字并非自己熟悉的那个,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中二程度丝毫不亚于他们原先的文盲组合名deadmans的名字。

“UNDEAD……朔间桑一时兴起给改了个名字?虽然不怎么样,但总比原来的好一点吧……不对为什么我要纠结这种奇怪的事情啊,明明是朔间零这混蛋又没能守时需要我的说教才对!”

这么想着的莲巳敬人小同学,特别光明伟岸正气凛然地推开了练习室的门:“——朔间桑!今天说好的要早点到学生会室——”

他仿佛看到了新世界的大门向他敞开。

他看到,天祥院英智和朔间零,一脸融洽地,悠哉游哉地,坐在一起喝茶。

这还不算是最惊悚的。

最惊悚的是,朔间零惬意地翻个身,撑起棺材一边支起身来,慢悠悠吐出一句:

“……听天祥院君说、莲巳君你很想念吾辈喏?”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