まぼろし

=诺辞
一个存图文的垃圾小号

旅途

文不对题

“敬人。”英智抬起头来,他毫无征兆地猛地一推,本就摆放的不很整齐的画本顿时可以叫人用东倒西歪来形容。
他呼唤的对象这才从纸张筑成的堡垒中抬起头来:“别乱动这些啊英智……又怎么了?”
英智没有理他,自顾自地、显得有点费力的站起来,拍了拍袖口因身处花丛中沾上的灰尘,猛地拔腿向前跑去。

“?!”莲巳敬人瞪大了眼睛。但他下意识地拔腿追了上去——毕竟他认识这位天祥院家的小少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早就知晓对方天使般可爱天真的外表下乖戾无常的脾气。

但是这样毫无征兆的冲他发火——事实上这是否是发火也是个未知数——还是头一遭。如是想着些有的没的的莲巳家次子加快脚步,凭借自己比对方略胜一筹的体能成功抓住了逃跑的小天使。
“——放开!”没想到刚一触及对方衣领就被天祥院英智忽然爆发的力气一把推开,尚是少年的莲巳敬人跌跌撞撞地一头撞到旁侧的花丛之中——说实在的,他的体魄也就比天祥院英智好那么一些而已——当即被娇嫩欲滴的玫瑰那尖锐锋利的刺划伤了手掌。

“敬人!”还没待他反应过来,第一个冲到他面前捧起自己手掌的,正是那位罪魁祸首。“我——我不是故意的……敬人——”他结结巴巴的说,但事实上略微颤抖的声线出卖了他。他捧起面前绿发少年的手掌、又像是遇着了滚烫的烙铁似的迅速甩开,眼角带着些湿润和丝丝浅红转过身去。

“停下!——别跑了!”

莲巳敬人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成功在天祥院英智再一次落荒而逃之前唤回了他。
“……不是我要说你……”他像是丝毫没有伤者的自觉:“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天祥院英智像是不敢直视他似的别过头去,声音细若蚊蝇:“敬人……我只是在想、敬人有一天会不会和我分开啊——”
莲巳敬人有些意外,还带着些理所当然的语气:“分开的话,是必然吧?即使我们是幼驯染有一天肯定也会……”
“我不要!”不知是触到对方哪根逆鳞,天祥院英智带着些孩子气的气愤大吼起来。

“这也不是能控制的啊……我们会有自己的生活和人生——”

“所以说我不想听啊,敬人肯定会说这种话——”天祥院英智像是和他较上了劲,气鼓鼓的瞪着他,湛蓝的眸子像是蒙上一层浅蓝的薄纱。

莲巳敬人少见的沉默起来。
“呐、敬人……”天祥院英智再度开口:“如果有一天你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梦想和人生,遇到了新的伙伴……这样的我,会成为你生命中的一位过客……吗?”

那哀伤的浓雾一触即破,他颤抖犹疑地向后退去。

他应该说些什么呢。

他能说些什么呢。

(其实我就想这样结尾了因为我真的好难受(……
但还是认为应该有一个属于他们的真正结局,于是见下

“我想、也许会吧……”

“但绝不是路边的龙套角色——你可是我漫画里的主角啊。即使这本漫画完结,我有了新的连载和心血——我会更加倾注精力去爱它;但是你、你曾经存在的世界,都会是我的宝物、我最珍贵的回忆——那些精彩并不是封存。”他向天祥院英智眨眨眼睛:“毕竟就像回顾经典漫画,只需翻开它就能忆起曾经的精彩……不是吗?”

至少、此刻我们的感情、是真实存在于世的。

这就够了。

评论(1)

热度(13)